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孤舟的博客

 
 
 

日志

 
 

我给房宁教授批改“民主论文”  

2009-02-01 00:01:21|  分类: 民主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生锈的号

  房宁先生的文章基本没看过,乍一见到这个名字还感觉很亲切,想想才明白原来是把他和那个著名老外房龙搞混了。在网上见到房先生的“民主还是中国的好?”一文,没看内容,直奔评论,结果发现诸多网民都是如此。看来房先生的文章是引起了共鸣。回头再读他的文章,有一个感觉,也是对此类文章长期积聚的感觉:偷换概念的胆子真大!没办法,只好在给他批改批改。原文连接:房宁:民主还是中国的好

  房先生说“长久以来,民主的概念一直是人们关心和争论的问题,关于民主有数不清的定义。在人们无法就民主的概念与定义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法是客观地观察一个国家所实行的政治制度的实际社会效果。”

  这是非常公然地偷换概念。先说“民主的概念”,然后偷换成“政治制度”。举例来说,在人们对什么叫“肉”的概念还没有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观察“饲料”的实际效果来断定,“草”这种饲料是很好的“肉”呢?或者我们是不是可以根据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从而造就了今天的大中国,而断定秦始皇实行的社会制度是很好的“民主制度”呢?进一步,按照阎崇年老先生的判断,满清入关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具有很大的贡献,那么是不是也可以把满清的制度称之为很好的“民主”呢?

  至于对民主的定义无法达成一致的,我想不是“人们”,而是民主主义者与专制主义者达不成一致,而是房先生自己故意不与人们达成一致。这种达不成一致,根本就是表面的,根本就是专制者故意混淆视听造成的!说白了,就是公民和奴才达不成一致!

  从孙中山、陈独秀开始的几代中国人,为民主、富强的中国奋斗了100年,难道这些先贤们连“民主”是什么都没有搞懂么?

  一种社会制度的客观实际效果,并不是判定它是不是“民主”这种社会制度的根据。按照房先生自己的逻辑,既然他说民主的定义是数不清的,也就是不确定的,那么,那个好的中国的“民主”是什么?同样也是概念不清、不统一的。那么凭什么说“民主还是中国的好”?充其量说:“那个什么不确定的东西,还是中国的好”!

  如果房先生开篇说:“制度还是中国的好”,起码在他自身的逻辑上是统一的,确定的。在逻辑上我对他的论述就是没有意见的。但是,这位副所长,开篇就把民主说成了个什么都不是的概念,又说中国的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东西是最好的,岂非可笑之极?我母亲76岁了,有一次我出门没带手机,回家后老娘认真地告诉我:“有一个叫那个什么的男的,给你打电话,留了个那什么号码,说等下周几再给你打。”房先生的水平就是这样。区别在于他是故意。这更可恶。

  房先生说:“2005年,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指出:“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历史和现实情况表明,世界上并不存在唯一的、普遍适用的和绝对的民主模式。衡量一种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关键要看最广大人民的意愿是否得到了充分反映,最广大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是否得到了充分实现,最广大人民的合法权益是否得到了充分保障。”这里不是从形式上、概念上去定义民主,而是提出了一个衡量民主的客观标准。那么,就让我们根据客观事实来认识和回答中国的民主问题。 ”

  这个白皮书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如果不对一个名词在内涵上给予定义,那么这个名词有意义么?是人话么?显然,白皮书的说法,必定是建立在承认“民主”是有“形式上、概念上”的确切定义的基础之上的。所以白皮书的说法是“民主模式”。如果民主真是没有确切定义,所谓“民主模式”也只能表述为“那个什么模式”。

  我们接受白皮书的“关键要看”,这没有问题。那么请问,瓮安事件说明什么?起码说明在瓮安县还没有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意愿得到了充分反映,最广大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得到了充分实现,最广大人民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充分保障。”不仅不充分,甚至是相去甚远。这个论断不是我说的,是贵州省委的结论。

  再者,如果没有自由的选举,没有自由的言论,何以证明你代表“最广大”?难道是靠秘密警察么?民意公投总应该有一个吧?

  房先生大段引用经济增长的数据证明他的观点,不一一引用,可见原文。按照房先生的观点和逻辑,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经济也是快速发展,快到可以蔑视我中华帝国了。而且我相信,日本政府的号召力和稳固统治,绝对不可能是建立在日本国民没有从国家的发展中获得好处而只受剥削的基础之上的,那么是不是也可以称之为“民主还是日本的好”?朴正熙治下的南韩,蒋家治下的台湾,马科斯治下的菲律宾,经济都得到了发展,甚至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也从一战的战败国而一跃成为欧洲强国,能够说这些国家的社会制度都是“民主还是**的好”吗? 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经济体,无疑其公民也是生活最富裕的,是不是可以说:“民主还是美国的最好”?按照房先生的逻辑,按照以经济发展衡量一切的逻辑,“民主还是美国的最好”是必然的结论。

  房宁先生说“西方英、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化历史就是一部血泪的阶级压迫和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道路亦十分坎坷,不少国家经济发展的结果是严重的社会分化与对立,有的陷入了长期动荡,甚至发生内战,工业化和经济发展的成果毁于一旦。”

  对此我是部分地赞同。关于欧洲的工业化过程,马克思的论述被有意的片面化了。比如马克思对童工的论述,本身是很公允的。马克思指出了童工制度的残酷和不人道,这是站在发展的角度,站在未来的角度讲的。马克思同时指出,这些童工如果处在旧的庄园制度下,是要饿死的。而进了工厂的童工,有衣穿有饭吃。

  而且,即使按照房先生的话“不少国家经济发展的结果是严重的社会分化与对立,有的陷入了长期动荡,甚至发生内战,工业化和经济发展的成果毁于一旦。”,“不少国家”不是“全部国家”,那就说明还有一些国家的发展道路不是他所形容的那么悲惨吧?南韩和台湾就是例子。

  房先生说:“中国工业化成就不仅表现在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持续性上,更为难得的是经济发展成果普遍地惠及了广大人民。”

  不知道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成果是不是根本没有惠及他们的广大人民?甚至是靠剥夺他的国内人民取得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工业化,有理论有组织地剥夺农民,难道不血腥么?前几天才看了一本书,日本在二战以后,始终对农民进行补贴,其比例大概是用3块钱收购农民的粮食,按1块钱卖给市民,起码日本的农民也是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成果了吧?房先生的论证方式非常巧妙,直说结论,不作分析。“更为难得的是,房先生居然是副所长!”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屁话。

  房先生说:“第三,中国实现了和平崛起、和平发展。在人类工业化、现代化历史上常常弥漫着战争硝烟。西方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历史同时又是一部对外侵略扩张的历史,一部殖民掠夺的历史。以美国为例,作为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崛起和称霸世界的道路一直伴随着战争。从独立至今,美国卷入海外军事行动总共超过250次。历史上对印第安人的掠夺战争和美墨战争、美西战争,为美国开疆拓土。两次世界大战确立了美国世界头号强国的地位,而当前正在进行的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名为“反恐”,实则维持霸权。”

  “两次世界大战确立了美国世界头号强国的地位”这一句话,非常之巧妙。特别是后面跟着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单从房先生的论述看,好像是美国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并从中渔利才得以成为世界强国的。虽然他没有这样说,但是单从他的原话中,谁能读出别的含义呢?我无意为美国辩护,我甚至希望美国和俄罗斯快快衰落。但是我要问一句:既然房先生说经济发展是在一定的政治制度之下取得的,那么美国的发达是靠什么样的制度?或者按你的“掠夺”说,是什么制度使这个国家可以掠夺全世界的财富?中国的和平崛起,当然是对人类的贡献。但是作为中国人,如果能够靠掠夺其他国家而使国民迅速致富,而且200余年天天掠夺、却天天向上,我一定举双手拥护,报名当一名“国家罗汉”!在国际上和平崛起,与在国内是否民主根本是两件事!民主的国家未必不是侵略的国家。独裁专制的国家未必不是“和平”的国家,比如非洲的斯威士兰!

  房先生说中国的制度保证了释放社会活力,同时有保证了民智民才的集中使用,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对这种说法我持保留态度。首先,有几个国家的发展,不是因为释放了民间的社会活力?请举出例子来!即使希特勒德国,我们也必须承认,是纳粹的宣传释放了德国社会的活力才使之迅速成为一个军事强国的,只是释放的方向错了。德国人民之所以要承担纳粹德国的罪责,也在于此。

  迄今为止中国的发展基本还是原材料和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为什么美国一危机,过上简朴的生活,中国的经济就要感冒?不就是因为大量廉价商品无法再销到美国市场了么?我们跨越什么了?现在为什么讲经济转型?不就是因为改革开放30年来的产业结构已经落后了么?胡总的17大报告为什么提出节约型社会?不就是因为以前的发展是以原材料消耗为基础的么?前30年的路,和台湾、南韩的发展过程有多大区别?不就是大陆的劳动力更便宜么?不就是砸死一个矿工甚至可以不赔钱么?

  房先生的自说自话,拿着无根据的自言自语当公理的本领非常之高。

  至于说到集中民力干大事,到底效率如何还有待考证,这方面的数据不难获得。我只知道大飞机的发动机要到20年以后才有可能用上中国自己的。我只知道大量出口换取外汇的产品好像也没有“跨越”,也没有靠“集中民力”办成大事,都是靠民营经济的自身活力打出去的服装鞋帽。一个矿石采购大国,没有矿石的定价权,一个稀土资源大国,却一直依靠出口粗加工产品。我只知道中国的石油和电信这种国家垄断的“大事”,值钱的设备还要靠进口,消费者承担的费用比外国还高。刚刚出口的32万吨燃油比卖给国内老百姓的还便宜!

  韩国在朴正熙时期,建设了浦项钢铁,奠定了韩国工业现代化的基础,也是集中民力干大事,能因此就把朴正熙的制度称为民主制度么?

  房先生说:“历史经验表明,一个国家能够采取什么样的政治体制,或者说,在现代条件下能够施行什么样的民主制度,主要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传统、现实国情和国际环境等三大因素。”

  “或者说”是绝对不能的。“政治制度”是绝对不能“或者说”为“民主制度”的,民主制度只是政治制度中的一种,政治制度是大概念,民主制度是被包含其中的小概念。“一个人吃什么样的食物,或者说,吃什么样的饲料”是不是很别扭?“或者说”的诡辩术,混淆了政治制度和民主制度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根本就失去了讨论问题的基础。是不是经济发达了,政治制度就一定是“民主制度”?希特勒德国成为欧洲强国,是否也得益于希特勒模式的“民主”?房先生的偷换概念,不仅仅是可笑,简直就是可恶,其心,可诛!

  房先生说:“在民主政体之下如何正确地归纳概括人民的意志,如何有效地形成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政策,也就是如何处理民主与集中的关系问题,一直是困扰民主政治实践的一大问题。古希腊先哲柏拉图就已经认识到:民主政治往往使人们躲避那些令人不悦的事实和抉择。政策建立在可“销售”的基础上,民主政治就会随波逐流,甚至会使智慧边缘化。”

  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做一个统计,民主政治的这些缺点,及其造成的损失,与专制制度相比,哪一种制度缺点更多?造成的损失更大?“民主政治往往使人们躲避那些令人不悦的事实和抉择”,难道专制制度下的官吏们更乐于承担“令人不悦的”事实,而追求真相,为民谋福利?可不可以说:“吃肉往往使人血脂高、血压高”?可以。但这样的一句话不能反证“非肉”就不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良后果,更不能证明“非肉”就一切都好。

  至于房先生所说的:“特别是处于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一般都处于社会矛盾的多发期、易发期。西方国家普遍实行的以普选制、议会制和多党制为主要特征的现代资本主义政治体制,其主要缺陷是易分不易合。在这种竞争性的政治制度下,各个政党以夺取政权为根本目标和基本价值,各种利益集团力争通过控制政治权力,扩大自身利益。在政治过程中,各个政党、利益集团相互排斥、相互攻讦,结果不是缩小与弥合社会分歧,反而扩大了矛盾,不利于整合社会利益和实现社会和谐。在当代富裕、稳定的西方国家当中,这些弊端还是能够控制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的,而对于那些处于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中社会矛盾多发期的发展中国家,西方政治制度的缺陷则表现得尤为突出。这正是造成当今世界上许多发展中国家长期动荡不宁的重要原因之一。 ”

  第一,不知道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在富裕和稳定之前的发展过程中,那些弊端是否也没有控制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他们崩溃了?崩溃了怎么还会有今天的富余稳定的西方国家?他们是否也经历了国内的长期动荡不宁?那些“当代富裕、稳定的西方国家”不是生来就富余和稳定吧?第二,西方民主模式(暂且这么叫),是不是有力量,其实在二战时就充分表现出来了。丘吉尔面对希特勒的同时,同样要面对国内的反对党,英国没有战败吧?其实,托克维尔的《论美国民主》中早就讲到,相对专制国家,民主国家显得一盘散沙、软弱无力,但这只是“显得”!

  至于房先生对现行制度的赞美之词,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是我想,胡总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现行的政治体制还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参政议政的需要,还要有序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应该不是无的放矢的。各地的群体性事件也不是纯粹的偶然的和个别的事件吧?奥运安保的严密措施恐怕也不是仅仅针对东突分子的吧?即使按照最标准的马克思的定义,按照我党对民主的定义,自由的选举应该是民主的最基本组成吧?

  其实,一个光明磊落的党,一个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的党,一个彻底地以全中国人民的利益为自己的奋斗目标的党,是根本就不需要房先生这种以偷换概念,混淆视听的手段进行辩护和宣传的。胡总讲的很清楚,也很全面。什么叫“有序推进社会主义民主建设”?“推进”说明现状远远不够。“有序”说明这个建设过程不能乱。我想,凡是对中国的过去30年有客观公正的认识的人,凡是对中国的未来负责地思索的人,对胡总的“有序推进”都会理解并拥护的。所以,有胡总的讲话就足够了,用不着房先生乱弹什么“民主还是中国的好”。

  邓公早就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我坚决赞成。至于是不是“民主”制度,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就不能理直气壮地说“现行的制度就是最适合中国的制度”,“现行的制度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制度”呢?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说自由选举、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就是坏东西呢?为什么不理直气壮地说中国人民就是素质低下,就是要靠自上而下的领导才能过好日子呢?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说不接受领导的公民不是好公民呢?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说必须坚持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呢?为什么不理直气壮地说中国人民还需要训政、还需要教育几十年呢?

  为什么非要绞尽脑汁,不惜偷换概念地往“民主”二字上靠呢?

  一篇文章,一种观点,如果根本就是建立在有意的混淆概念的基础上的,无论他说的多模美妙,都必须给予坚决的批判。因为,人说话,要讲理。这是人话的基本特征,就和民主的最基本特征就是自由的选举一样。你可以做婊子,也可以吹捧婊子,更可以鼓励别人做婊子。但就是不能把婊子拉到台上,然后指着她说:“这就是贞节牌坊!”

  一个专家,靠着低劣的、破绽百出的混淆概念,而且是故意地混淆概念的做法,甚至是故意地破绽百出的混淆概念的做法,为体制辩护,居心何在?我很怀疑。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