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孤舟的博客

 
 
 

日志

 
 

牛肉干大王溢佳香民间借贷4亿元被迫停产  

2008-11-25 09:26:28|  分类: 企业家队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1月25日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高改芳

  浙江溢佳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这个有12年经营历史、创出杭州市知名品牌“溢佳香”牛肉干的企业,目前债务缠身,濒临破产。

  据溢佳香集团(以下简称溢佳香)某债权人介绍,粗略估计,溢佳香的民间借贷约有4亿元。而其投资1亿元左右的杭州市黄金(178,5.65,3.30%,)地块,因为手续不完备,很难拍卖或开发。目前溢佳香已经停产,企业的两位负责人,董事长娄寿敬及其妻子副董事长金花玉再次失踪,溢佳香后续问题的处置陷于停顿。

  剖析溢佳香走向破产的个案,不难看出,混乱的家族式管理、盲目投资、饮鸩止渴的民间借贷把这个优秀的民营企业送上了不归路。如何弥补民营企业与生俱来的缺陷,如何梳理混乱不清的民间借贷,成了当下亟待破解的课题。

  祸起黄金地块

  溢佳香网站上介绍,该公司创立于1996年,是一家集食品加工、商贸投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公司注册资金1050万元,现有资产总额1.5亿元,员工1000余人。公司主导生产“溢佳香”牛肉干、卤制品、卤半鲜系列等。集团下属多家全资子公司。

  “溢佳香是由两位白手起家一起辛苦创建起来的,娄董负责技术生产,金总负责销售。刚开始金总骑自行车挨家挨户向商户销售,发展到如今的规模,两位都倾入了半生的精力。目前公司已在原材料供应源头河南泌阳建立养殖屠宰基地,在杭州建立生产加工基地,形成具有一定品牌知名度的产品销售。按照公司计划还有很多没有实现的蓝图。”一位曾与溢佳香有过合作的公司负责人这样评价。

  但隐藏在溢佳香中的问题也是由来已久。

  由于是家族企业,溢佳香的财务、运营、投资等基本上都是由夫妻二人和两子一女等说了算。没有专业人才,公司的管理非常混乱。尤其是在溢佳香由手工作坊发展成中型企业之后,这一问题更加突出。

  “溢佳香有不错的赢利,但几年前它在余杭建了自己的厂房,赢利已基本耗尽。而高昂的销售成本和资金利息也不断吞噬着它的利润。”某债权人告诉记者。

  溢佳香的产品基本上都是进超市销售。由于每种产品进超市都要收费,比如牛肉干上架要收费,牛肉粒、牛肉丝又要分别收费,再加上溢佳香内部管理不严,财务有漏洞,导致其销售成本高于同类企业。

  此外,溢佳香为大规模的资金借贷支付了高昂的利息。

  2007年火暴的商业地产行情“诱使”溢佳香耗费巨资收购了杭州市潮王路的黄金地块。与溢佳香有过合作的人士分析,作为民营企业,在刚刚涉入新项目或新产业时,往往缺少运作新项目的专业人才。什么样的项目能购操作?多长时间能够将项目操作成功?收益多少?都靠企业老总自己判断,这是导致溢佳香投资失败的重要因素。

  据某债权人透露,溢佳香用借来的钱拿下地块。并希望以该地块做抵押向银行贷款。“3、4年前这种做法或许还行得通,但现在,项目没有开工,即使有土地做抵押银行也不会贷款的。而这块地不是能直接开发的‘净地’,土地上还有职工宿舍、仓库等,土地出让金高达1.2亿元,溢佳香连手续都办不齐。”该人士说。

  为了这块地,溢佳香通过民间渠道融资4亿元左右,其中约有1.8亿元用于支付利息。

  过度借贷

  由于溢佳香总体上无专人运作融资,使得企业盲目通过各种渠道借钱。而公司副董事长金花玉人缘脉络极好,当她提出融资需求时,社会资金依据溢佳香的知名度和规模,蜂拥而至放款给它,并没有真正考虑到企业的现金需求流向及偿还来源。

  “我借钱给它,首先是觉得金总一家子都很老实本分,公司又是做实业的,不是空壳公司。再加上我和他们已经有了几年的业务合作,对溢佳香的情况也比较了解。当时老太太(金花玉)说只借了3000万开发土地,我哪知道它一下借了几个亿!”某债权人告诉记者。

  “今年初,溢佳香曾试图找我们贷款,但我们审查后发现,当时溢佳香的账面资产3亿元左右,而银行贷款已经有2亿元多。我们认为其负债比率过高,就没再借钱给它。现在看来是躲过一劫。”一位与溢佳香有过合作的人士介绍。

  为了归还已经到期的借款和利息,溢佳香不得不更频繁、更大规模地借钱。在这4亿元的民间借贷中,甚至有月息超过5%的高利贷,债权人初步估计有上百家。就在溢佳香为土地不断融资,但房产开发遥遥无期的时候,大洋彼岸的金融危机给浙江经济带来了冲击。企业普遍感到缺钱,房地产市场更加疲弱,越来越多的债主开始要求溢佳香还钱。溢佳香陷入绝境。

  “我曾经劝过他们断臂自救——出让地块或引入其他股东。但温州人的脾气就是愿意自己说了算,不希望别人参股。而且他们当时认为商务楼开发好了,售价至少在万元以上,现在亏本转让他们不舍得,觉得熬一熬这个危机就过去了。以前有几次他们就是这么熬过来的。没想到这次不行了。”某债权人说。

  不仅溢佳香由于过度举债陷入绝境,很多借钱给溢佳香、为溢佳香融资做担保的企业或个人都濒临破产。

  实际上,浙江民企以民间借贷资金作为银行贷款之外的调剂和补充的现象极为普遍。由于民间借贷利息很高,多被企业用于短时间的资金周转,很少会长期占用。但经济增速放缓,加大了借款企业的资金压力。尤其是一家借款企业倒闭会影响到很多与其有资金来往的企业的经营。不仅如此,企业在银行和民间借贷人之间辗转腾挪,使得银行很难了解企业真实的债务情况。这种交叉借贷的模式存在着极大的风险,也是整个浙江经济的隐患。

  民间借贷何去何从

  目前,债权人把希望寄托在当地政府身上,希望能简化溢佳香所购土地的手续,让房产项目运作起来,让溢佳香自救、救人。

  溢佳香的厂房在余杭瓶窑镇,购买的潮王路地块在杭州,牵涉到两地政府。溢佳香的问题刚刚暴露时,瓶窑镇镇政府的态度相当积极,成立了专门的协调小组,希望能维持企业生产,稳定债权人。但溢佳香的负责人迟迟不露面,企业一个多星期前已经停产,员工的工资也是由当地政府垫付的。这种情况下,杭州市政府更加不敢轻易表态。

  即使政府给了政策,溢佳香活过来了,问题依然很多。如果不能形成制度上的解决方案,那么仍会有过度举债的企业主畏债逃逸。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浙江民间借贷何去何从。

  不可否认,民间借贷在浙江传统悠久,对推动浙江民营经济的早期发展功不可没。但其盲目性、自发性在经济转型期对浙江经济的伤害也是有目共睹。

  某专业人士呼吁,如果国家对社会资金有总体上的管理,能够成立社会债务登记平台的话,无论是银行还是社会放贷者都有了基本的参照对象,民间借贷主体也能有起码的风险考量工具,这样无论银行信贷还是民间借贷的风险都会得到有效降低。

  应当看到,小额贷款公司的成立,近日《放贷人条例》已提交国务院法制办,这些举措都为民间借贷的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