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孤舟的博客

 
 
 

日志

 
 

高官为什么要荐书  

2008-11-20 14:38:29|  分类: 领导方法与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不读书,江苏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说他睡不着,习惯使然。

  8月底,他上省城南京开会,抱回一大堆书。其中一本小布什妹妹写的《我的父亲我的总统》,他几天就翻完了,感想是,“中国的现代化之路也包括家庭这一细胞进化的过程,在相当大程度上应学习借鉴西方文化。”

  自2001年起,江苏省每年8月底召开“领导干部学习会”,为全省厅局级干部发放图书,并成为惯例。张新实自当年起任宿迁市长,连续参加了8年的读书活动。

  类似这样的读书活动,在各级政府频频涌现,或曰创建“学习型机关”,或曰培养“书香干部”。比如上海,甚至将读书纳入创建“学习型机关”的评价指标体系中,细致到规定每个机关成员每年至少读6到12本书,每周阅读时间为7-10.5小时——这个数字接近发达国家城市的阅读水平。

  读书,并不仅仅是官员个人的事情,而成为一项组织任务、政治要求。整个单位、整个级别的“成建制”阅读,可能是中国等仅有的几个国家才有的现象,本质上体现了执政党试图统率官员个人思想的一种努力。

  而发轫于延安时期的这种传统悠久、成建制的读书运动,面对当下新的政治治理的现实挑战时,在悄然发生变化。

  本领恐慌

  集体读书,目的在于“统一思想”。马列经典一直是执政党读书工程的主轴,中央党校教授陈雪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央党校供干部学员居住的招待所,每个房间都有四个大部头,分别是马恩全集、毛选、邓选和江选。

  但是在各级非常正式的官方荐书活动中,书目已不限于此类经典,开始着眼于知识经济、全球化及现实矛盾的挑战。

  中央党校一位资深教授表示,官员理论学得再好,最终还得看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要有本领”。这与毛泽东那句著名的关于“本领恐慌”的论述相似:“我们队伍里边有一种恐慌,不是经济恐慌,也不是政治恐慌,而是本领恐慌。”

  此点已成为众多官员的共识。

  时任外交部党委书记的唐家璇说:“读书不是外交官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到外交事业的发展。孤陋寡闻、知识贫乏,就不能当好外交官!”

  目前,一套由“全国干部培训教材编审指导委员会”编撰的“全国干部培训教材”,已经出版四五十万套,主要针对县处级以上官员,涵盖了宪法、人权、公共危机管理、公共财政、社会保障、企业管理、外国历史艺术等方方面面。

  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重量级的省部级官员频频公开荐书,比如汪洋推荐《世界是平的》、卫留成推荐《致加西亚的信》、哈尔滨市委书记杜宇新推荐《卓有成效的管理者》,由地方行为而成为社会焦点。

  此类荐书,更多指向提高干部能力。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说,基本都是“体现时代的变化、知识的更新,以及实战经验的书”。

  在“孟连事件”后,云南省五百四十多名党政“一把手”,分批聚集在滇池岸边的省委党校,反思孟连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研讨班的组织者向官员们提供的学习资料是:一本《苏共亡党十年祭》、一册《党的领导人论群众路线》和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司马迁的《陈涉世家》、贾谊的《过秦论》,此举旨在以历史悲剧阐释“失人心者失天下”的规律。

  自选动作

  集中读书的一个关键节点是2002年,十六大报告提出要建设“学习型社会”,自此,政治局集体学习制度化,而中央与地方党政机关则纷纷提出建设“学习型机关”。

  “荐书与官员本身的的修养、风格有关。”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认为,当下各地方和各部门荐书,多属于官员的“自选动作”。

  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明显的变化。在此之前,荐书的主角,是作为全民精神导师的毛泽东。

  比较有影响的是 1958年,毛泽东在号召学习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时,除了令各省第一书记“亲自挂帅”外,当时党内地位最高的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都到地方组建读书小组。

  而现在,除了既有的“规定动作”外,上至政治局委员,下至县级干部,都可以公开荐书。

  “过去的领导干部比较谨慎,地方官员公开荐书有些犯忌,现在的执政党,要严肃,但也要活泼。”叶笃初说,中央领导则要更为谨慎,“这个党太大”。

  叶笃初亦指出,荐书应更多体现上下互动。除了领导荐书,也应该有自下而上的推荐,“没有谁哪方面都很擅长”。

  事实上,自下而上的荐书渠道亦存在。

  作为中南海的智囊机构,中央政策研究室还会定期以书面形式向领导人推荐书讯,均是研究员看完书之后的概括总结,“不会改变原意”。“现在有一个取向,要有全球眼光才行,甚至于我们过去是禁区的一些东西,也不忌讳。这是30年来最大的变化。”叶笃初说,他完全不担心会造成党内的思想混乱。

  推动型读书

  如此多的荐书、读书活动,与官员群体很少读书的现象相关。“都在读书,也就不需要推荐、督促了。”一位西部的官员说。“官员读书属于推动型的读书。”一位资深出版人告诉南方周末。连续多年,中国的国民阅读水平逐年下降,而舆论更忧心忡忡的是,作为最精英的官员阶层,普遍存在很少读书甚至不读书现象。工作和各种应酬占据了他们的大部分时间。

  这个问题,早于80年代就暴露了。

  瞭望周刊前副总编辑陈四益说,1987年,瞭望周刊编辑部给一些中央领导写信,请他们荐书。瞭望的主要读者是党政干部。“我们想倡导他们都来读书。”结果,胡耀邦托人带话,他看书,但总书记不大方便荐书。

  一位省委常委告诉陈四益:“你知道我每天案头的文件有多少吗,没来得及看完,看完的就有十几万字。”

  有的干部“读书会”,“其实是读报纸,读政策,并不读书。”西部一个县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身边的党政官员,目前真正读书的,也就20%—30%。《人民论坛》杂志曾对一千多名官员的问卷调查显示,72.9%领导干部表示学习形式主义严重。

  没时间读书,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认为这是一种借口。“只要是你认为重要的事情,一定会找到时间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有远见、有视野的官员以“一把手意志”把干部群体纳入到集体读书之中,试图尽快地改变这个群体的素质。

  而一把手工程的另一个现象是,有些读书活动随着主政者的离任而停止。比如江西九江的“每月一文”,由时任市委书记的赵智勇发起,如今随着他的离任,“已经不再搞了”。

  因此,读书的持续,知识的更新,不能系于官员的个人权威,根本的应在于干部自身能感受到“本领恐慌”,并对因本领缺失造成的失职负担责任。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苏永通 实习生 李俊杰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