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孤舟的博客

 
 
 

日志

 
 

陶乐斯的旅程——对于民主定义的追寻  

2007-10-28 11:12:22|  分类: 民主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乐斯的旅程

——对于民主定义的追寻

内容提要:关于民主的定义千百年来莫衷一是,因为各自不同的利益,“民主”一词含义变得混乱与暧昧。民主的定义有很多,但是多数并不完备。以客观的角度,不受利益的羁绊做出的定义可能只有这一种:民主就是人民统治。什么是“人民”?人民又将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统治?不同的利益集团对此做出了不同解释。也并且由此,民主出现了三种不同的基本模式。这三种基本模式又分别有各自的演进过程。在全球化的新时代,民主如何来顺应这种发展的新情势?民主,像它过去的几千年历程一样,依然在探索与发展的进程中。并且坚信,有一天可以得到最为恰当与明确的定义。就像陶乐斯的旅程中最终得到了自由的稻草人、变得勇敢了的狮子、以及得到了幸福的小女孩。在对于民主的确切内涵的追寻中,我们才刚刚上路,但是下定决心勇往直前。
关键词:民主 民主的定义 民主的基本模式 人民

民主,是现今被提到次数最多的一个词,其含义混乱不堪,自说自话。在百花齐放高谈自由主义的今天,再来谈民主也似乎已经很暧昧了。然而,对于民主的追求却确确实实标记了一段很长的年代一篇华丽的历史。并且,传统上对于民主的本质和含义的论证已经日益不能适应全球化的新情势。戴维·赫尔德在《民主和全球秩序》中指出,“在各个民族的命运深深纠缠在一起的时代里,民主无论是在既已建立起来的国界范围之内还是超出这个范围以外,都必须得到再造和加强。”

“民主”这个词,一直以来就没有统一的定义。提问:“什么是民主?”答案会远比想象的多得多。利益驱使,不同的人或者团体对于民主都有着迥异的定义。乔治·奥威尔在《政治学和英语语言》中指出:“像民主这样一个词,不仅没有公认的定义。而且任何想作为一个定义的尝试都会受到各方面的反对。……任何一种类型的政权的捍卫者都声称其政权是民主的,并担心如果民主被固定为一个意义,他们将不得不停止使用这个词。”道格拉斯·拉米斯在《激进民主》中林林总总列举了十四种关于民主含义的说法。归纳总结下来,对于民主的定义主要可以分为四大类说法。


第一类。民主,就是“人民”“权力”,即人民统治。但是,是指重新定义过含义的“人民”的民主。问题就在于此:究竟,谁才是人民?伊弗·詹宁斯说过,“在有人决定谁是人民之后,人民才能做出决定。” 决定谁是人民,依赖长久以来的传统、战争和征服、公民投票或全民公决、宪法修订或其他因素。

统治者根据自身利益,有选择的决定人民的组成,采用的方法大致有三种:

第一,缩小人民范围,使用排除法。人民,是指排除了奴隶、妇女、罪犯等的公民。这些公民享有国家优厚待遇,拥有参政议政、投票表决的权利。但是,作为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即那些奴隶与妇女等却不能够分享国家的这一切。

第二,限定了人民范围,使用对号入座法。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政党。某一政党执政,它必定宣称它将代表人民的利益。但是各中的人民,却有一个一个的限定词。承认政党纲领,接受政党领导,执行政党路线,接受政党意识形态控制。只有支持该党的人,才能够成为人民。如果不能够做到,那么就被排除在人民之外。

第三,改换人民内涵,替换法。执政党坚信自己的纲领是正确的,并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代表人民应该如何思想。抹去了人民的概念,取而代之,自己的意见就是人民的主张,自己就是人民。

第二类。从各个具体的方面规定民主。这类定义只定义了“民主是什么”而非“什么是民主”,张三是学生,李四是学生,但是学生是什么?学生不仅仅是张三和李四。因此这类定义都是不完善的。这类定义大致包括:

民主是关心人民的福利,意即“民享”,认为民主政府就是照看人民的政府。此时的民主并不意味着:人民被仁爱的、公正的统治者赐福。它的意思是人民自己统治自己。

民主是拥有一位人民支持的统治者。统治者得到拥护当然好。但是民主并不是人民将他们的权力交给另一个人以交换别人的许诺。这种“精英民主理论”显然将公民(人民)全部转换成了政治家,过分依赖作为精英的政治家的个人才能与品德。

民主是自由选举。自由选举固然好。但是选择横着死还是竖着死也是一种自由选择。

民主是允许人民有自己的声音。人民可以有关于一切的声音,唯独不能关于权力。

民主是自由市场。寓意就是,民主就是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得出结论的推理过程很简单,因为坚信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是不民主的,所以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是民主的。推理的无逻辑的荒唐可见一斑。

民主是发展。蕴含两种意思。民主是发展,指的是民主是某种自动的历史发展进程的终点。民主将发生在未来。那么似乎只有由无休止的等待才能够得到民主?在梦中得到民主吧?第二,经济发展本身就是民主的。但是财富的增长与否似乎不能决定政治体制的性质。在寡头政府的独裁统治下,经济亦是可以飞速发展的。

民主是一种是富人和穷人很好相处的办法。然而极端的经济不平等并不能够和民主相容。

民主是归属他者而产生力量。当一个人有着强大的国家作为背景时,他会感觉到自己是有力量的。然而这并不代表他本人实际上就拥有力量。

第三,民主是某种特定体制。

民主是美国宪政民主体系的代名词。美国宪政民主体系的确拥有很高价值,但是并不能够标榜为民主的定义。况且美国自身依然有无法解决的民主问题。例如经济民主,即工作场地民主。

民主是民主集中制。集中控制是必须必要的,但是集中控制依赖于本土主义。民主只能意味着居住地权力由居住地人民所有。

民主是共产主义。民主被共产主义统摄和超越。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被废除后,民主问题将随国家和政治一同消亡。

第四,不肯定什么,但是否定一些。

民主是一切,但无论如何不是共产主义。民主可以是专制统治、军事独裁之类的一切,只要它能够摧毁社会主义。
民主不是有力量,但是是安全。民主有时候被描绘成中间地带,没什么意思,但是绝对比左右冒进安全的多。
民主含义的复杂与莫衷一是,使得这一定义始终无法给出。讨论一下民主的几种模式或许也能够从中窥见民主内涵之一斑。

最基本的民主模式有三种:共和制、代议制和社会主义民主制。

共和制,又称直接民主制或参与民主制,是由公民直接介入公共事务的决策制度。显然,这种“人民的统治”只能够限定在小国寡民的范围内,试想国家政治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有五百人参与讨论统一意见作出决定,与上亿人进行浩浩荡荡的讨论并试图统一意见作出决定将要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姑且不讨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暴力事件对于整个社会安定的影响,以及众口难调无法得出结论,这种低效率与拖沓不仅国家难以接受,参与政治的民众也是难以有持续的热情参与的。所以在现今社会,这种理论已经基本上成为一种单纯的理论模式或者假说。

这种模式的典型就是古代雅典城邦的民主制度模式。公民,使用过排除法排除妇女和奴隶之后的公民,既是政治权威的服从者,又是公共秩序和法规的创立者。人民履行立法和司法功能,国家和社会不分。这样的前提就是要求公民普遍遵从公民善德原则,忠于共同的道德前提。

然而苏格拉底之死,已经给予这种民主制度以最为尖锐之嘲笑与讽刺。正如苏格拉底在申辩词中所说,雅典在这一时刻宣判了苏格拉底的死刑,就已经对雅典的民主犯下了最为沉重的罪 。共和制下的民主,不免沦为多数人的暴政,多数人的不宽容、不稳定与不公正。

雅典模式民主后来发展为古典共和主义。兴盛期自然是在文艺复兴时期。核心内涵是:一个政治共同体的自由仰仗于它除了对该共和体自身的权威负有义务外,对其他权威均无义务。核心词就是“共和国的积极公民权”。积极公民——他们自己国家的公民——不仅仅是为统治者尽义务的仆人。公民就是参与“作出决断和履行公职”的人。公民权则意味着对公共事务的参与。

后来,那些可以作出至关重要的积极决断的公民被虔诚的信徒所取代了。“共和国的积极公民权”消亡,取而代之的是神学政治权威,罗马天主教廷和神圣罗马帝国。

代议制,又称为自由主义民主制,是现今社会民主政治形式的主导。代议制民主就是解决如何在强制性权利和自由之间作出平衡这一难题的关键的制度创新。《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中熊彼特说,“就‘人民’和‘统治’两词的任何明显意义而言,民主政治并不意味也不能意味人民真正在统治。民主政治的意思只能是:人民有接受或拒绝将要来统治他们的人的机会。”即民主实质上就是一种方法——为作出政治决定而实现的制度安排,在这种安排中,某些人通过争取人民选票而取得做出决定的权力。即把民主政治等同于选举竞争。这种“精英民主理论”将公民变换为政治家。熊彼特更是直接认为,“民主政治就是政治家的统治。”实际上,“选举竞争”确实已经成为衡量民主程度的一个标准。按照国际知名民主理论家拉里·戴尔蒙德的观点:“选举是民主的底线。”当然自由主义民主制度是选举竞争丰富后的产物。政治学家罗伯特·达尔所概括的,自由主义民主的特点就在于形成了一系列的规则和制度,而这些规则和制度对于国家的成功转运是缺一不可、必不可少的。大多数公民由一系列规定和制度所准许、最广泛地参与到选举“代言人”的过程中去。而这些代言人可以独立进行政治决策,即影响整个共同体的决策。

民主政度的理论和实践摆脱了以往与小国寡民的传统联系,并开始成为正在崛起的由民族国家所构成的世界的合法信念。但是谁将确有资格成为一个合法的参与者,抑或成为一个“公民”或“个体”,以及他在这一新秩序中确切的角色应当是什么,还是含糊不清的。实际存在的自由民主制度并没有真正兑现承诺,公民普选权的真正得到还是个问题。

第三种,社会主义民主制。就是指马克思主义和一党民主制度。马克思设想了一个“公社结构”取代自由主义民主制度。“代表式民主”的金字塔范式,在付诸实践的尝试中却并没有能够成功。苏东剧变是共产主义的一个大挫折。但是并不代表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失败。在社会主义中国,这种民主制度依然在发挥它的巨大功效。并且,随着历史的推进,这种民主制度将愈加显示出其优越性。

在全球化广泛推进的今天,民主的“全球化”似乎也应当推入日程了。如何使民主不受制于狭隘的民族国家的范围?如何使民主顺应新情势?都将使我们这一带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由此,对于民主,现在能下的结论就是,民主就是人民统治。人民需要将自己结成一个实体,通过这个实体,有原则的掌握权力。无论如何,作为公民的我们,应当自觉提高自身“自觉性”,即人类自觉推理、自我思考、自觉能力。自觉地更好地参与政治生活,以尽我们作为一个公民对于社会与国家的责任和义务。这样的权利,正是我们的先辈们孜孜求索、浴血奋斗所换来。更好地将这一追求推进,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民主和全球秩序》从现代国家到世界主义治理 [英]戴维·赫尔德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Ivor Jennings: The Approach to Self-Government.(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56).P.56

参考文献:
《激进民主》 [美]道格拉斯·拉米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 [美]塞缪尔·亨廷顿,新华出版社
《民主和全球秩序》从现代国家到世界主义治理 [英]戴维·赫尔德,上海人民出版社
《民主》(第三版) [英]安东尼·阿勃拉斯特,吉林人民出版社
《论民主》 [美]科恩,商务印书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